第2章 戏弄公主

+A -A
发布时间:2016-09-09 00:01 字数:1523

       看到这里,她心里一紧,以她的目力判断,楚玲举起的手的高度,这一巴掌打下去,这丫头怕是这一个月都别想吃饭了。

       “原来是七姐姐呀!你怎么有兴趣跑到妹妹殿里来活动筋骨了呢?”小跑着进入殿内,赶在那有力的巴掌距离春雪还有一厘米时,轻巧的抱住了楚玲的手,利用冲力的惯性带着楚玲一块后移一步,刚好让春雪躲过的那一道不该挨的冤枉巴掌。

       楚玲像是不料她会真的出现,更没想到自己会失手打不上春雪。心里的烦躁与愤怒瞬间被全部激发了出来,像是一桶油一滴不剩的撒到燃烧的正旺的火苗上,顿时火冒三丈。

       僵愣片刻后的她,仰天一声低吼,挥手直接将她摔在了地上,“楚清璃……啊!”

       她早料到楚玲会如此,顺其自然的借势坐在地上,暗自思忖,看她这架势,必是教训奴才从不曾失手。今儿,算是破例了吧!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不能表现出来。故而她怯怯地抬头,小心翼翼的去看居高临下怒到极点的楚玲,咽了口口水,极尽委屈的轻唤她:“七姐姐……”艾玛,她怎么可以叫的这么恶心!

       “楚清璃,你倒是真敢出来。你说,昨天夜里是不是你偷偷跑到玲湘殿来,在本公主身上放了一个癞蛤蟆?还在我脸上画……”,楚玲气得边说边跺脚,就差没哭出来。

       春雪被这一声吼吓的一怔,从方才的惊愣中回过神来,极快的爬到她身边扶她起来,脸上、眼睛里全是大写的心疼,“公主,你没事吧?”

       知道她担心,故而蹭脱她的手的同时轻轻摇头,末了扬起一脸的好奇傻样又凑到楚玲跟前:“癞蛤蟆?哪里有癞蛤蟆?”说着,绕着楚玲仔细看了一圈后疑惑的望住她冒火的眼睛,“七姐姐说的癞蛤蟆在哪里,阿璃怎么没看到?”

       “你…”,楚玲怒不可揭的瞪着她,与她有几分相似的眼睛里赤红一片,“楚清璃,你故意的是不是?”

       楚玲母妃如今正得圣宠,势头比代理皇后曹贵妃还胜一筹。她自然是有傲慢娇嗔的资本。而她母亲多年前便已过世,留下她更是一直被禁足在这鸟不生蛋的冷宫。身边也只有春雪与夏夏两个丫头,自然不敢与楚玲硬碰硬。

       见楚玲要有杀人的气势,她便只得再度装一把娇弱。假意被吓到,怯怯的后退两步,带了哭腔道:“阿璃真的不知道七姐姐在说什么。昨日贵妃娘娘让我过去看新到的戏法,我尚未看完,便睡着了。所以我连自己怎么回的朝霞殿都尚不清楚,又怎么可能会去七姐姐那里?何况阿璃从小身子便弱,丝毫功夫都不会。要想躲过守卫森严的暗卫进入七姐姐寝殿都做不到,怎么还会去戏弄七姐姐?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

       “别在我跟前装可怜,若不是你,那本公主的寝殿里又怎会有你的帕子?”,楚玲扯过身后丫头递上来的紫色锦帕,嫌恶的摔在她脸上:“这你要怎么解释?”

       她压下心里的火气,很是为难的将帕子捡起来展开,看着紫色锦缎上那朵栩栩如生的樱花许久,才弱弱的辩驳道:“这樱花帕子不是阿璃的。”

       “怎么可能不是你的,这明明就是前日皇祖母赏赐给你的那块……”楚玲十分笃定。

       这时,殿外却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听着像是有十来个人。接着,有内侍一声高喊:“三公主驾到。”

       殿内一干人听到“玉儿”两字时,不由再次停了手中的活计,齐齐小跑着到殿门口,整齐跪成两列:“奴婢、奴才见过三公主。”

       听到这个名字后,她忍不住的微微勾唇,随即和楚玲先后走到外殿,对着一身宝蓝色华服罗衫的楚玉儿问安。

       她虽也是个公主,可因为不受宠,见了楚玉儿自然也得行大礼,便拉着春雪也跟随众人一起跪下行礼。

       在这后宫之中,楚玉儿算得上是一众公主里边的老大。她的母妃便是当今大姜位比皇后的曹贵妃,因后位空悬,后宫一应事物皆由楚玉儿母妃打理。所以,在宫中,几乎无人敢惹楚玉儿。

       只是她一直不明白,为何楚雄交其权却不给其名,宁可让曹水华一人独大也不立后?为何身为皇后之女却从小会被关在这冷清荒僻还不如冷宫的朝霞殿?又为何自她醒来,宫中所有的公主都开始络绎不绝的来找她茬?


首页女尊女强强娶:凰牌王妃哪里逃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