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禁咒阴婴

+A -A
发布时间:2016-09-09 00:01 字数:1198

       “阴婴可有消息?”

       言语间,男子语气重了几分,墨色的曈眸也微微收缩着,银色面具闪着冷冷白光。

       “回主子,宫中的人都守口如瓶,几乎查不出十五年前祭剑的到底是谁的孩子,因此不知道是否阴婴就在其中。但能肯定的是,祭剑的婴儿都是楚雄最宠的妃子的骨肉。除过慕皇后的女儿楚清璃。据说当年楚雄十分宠幸慕皇后,本来是要将他们的女儿楚清璃祭剑,可那婴儿至生出以来不哭不闹,甚至连笑也不会。楚雄觉得这样不吉利,便免去祭剑的名目,从此将其软禁在当年慕皇后所居的朝霞殿中。”

       男子闻言,深邃如寒潭般的黑眸中一抹精光闪过。好一个慕皇后,这怕是当年你设下让你女儿躲过一劫的计谋吧。

       若你女儿真是我这些年踏破铁鞋无觅处的阴婴,那可就真的要谢谢你的母爱成全了。

       男子薄唇上挑,勾起邪魅一笑,目光深邃而悠远。

       “你们继续留在大姜,密切注意一切暗地的动作,尤其是大皇子的。若是情况有变,即刻撤回。娉婷阁那边怎么样了?”,这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暗卫,他不想他们出现任何意外。

       “还没有,不过估计秋阁主那里应该有消息了。”

       “既然如此,你们去吧!”

       “属下等自当完成任务,全身而退!”

       黑衣卫齐齐出声,拱手一礼,语气里竟是敬畏之意。他明白主子的担心,他们的主子视他们如兄弟,这足以他们视死跟随。

       “主子,属下来……”,黑衣卫首领看了一眼男子手中的木薇,上前一步,谦恭有礼,试图接过替主子分担。

       在他记忆里,主子是从来不碰女色的。

       “不用!”,男子说的很笃定,径直朝着某个方向走去。只余下一声铿锵有力的命令:“明日午时,十里亭等我。”

       “是!”

       首领默默答应,大脑有些懵。

       这女子是谁?

       三个时辰前,大姜皇宫,凤阳殿。

       金丝软榻之上,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惬意的倚靠着瞌目小憩,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将其衬托的高贵,鸾凤凌云髻擎着凤冠在宫灯的映照下闪着金光,白净的脸上尽是女人的娇态。

       这人便是当今大姜国六宫之主,皇贵妃曹水华。

       曹水华魅惑的凤眼微微动了一下,随即满脸洋溢出诡异的喜悦,想到今晚要见的人,心中难免多了一份期待。

       身后站立的两个身着绣衫罗裙的侍女,一个轻巧的捶打着贵妇的肩,一个则立于几案,灵巧的拨弄葡萄皮。

       二人垂眼小心的伺候着这位看似温柔无害、温婉贤惠实则心机颇深、笑里藏刀的主子,不敢怠慢。

       忽然,一阵清风拂来,雕花金丝帷帐微摆过后。大殿中央,定定立了一位面容奇丑无比、丫鬟装扮的女子。

       女子举步向前,身材婀娜多姿,步履稳健有力。两步后停下,抬手行礼间,姿势优雅大方,眉目流转间一阵妖娆而过。

       若不是脸颊上丑陋的烧伤痕迹,纤细白嫩的左手少了拇指,定是一位倾城佳人。

       曹水华掀起眼帘,淡淡的看向来人,笑意不减。

       两个伺候的丫鬟,谦卑的向着殿中行了礼,轻轻退出大殿。

       片刻,金碧辉煌的大殿除了价值不菲的死物,只剩下高高在上的曹水华,以及被烧伤不忍直视的来人。

       “贵妃娘娘这次又要开多少价码,要我香叶楼去除何人呢?”,出声的是丑陋丫头,语气高傲不逊,冰冷淡漠。


首页女尊女强强娶:凰牌王妃哪里逃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