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大结局

+A -A
发布时间:2016-09-09 00:01 字数:3200

       “是呀,这一晃,便是一年多了。你可还记得,很多年前,你曾与我说,要到梅岭竹屋,品酒看桃花呢。如今桃花已开,不知你能否看得见?”从地宫的另一处冰棺内走出一人,他骨瘦如材,面色噶白,那双眼却格外有神。

       慕光溪看着那人,顿时惊住了,“慕宇?”

       对,是慕宇。那日慕宇晕后,脉息全无。所有人都以为他死掉了,便将他带回了宁都幽谷,安置在了地宫的冰棺中。

       可奇怪的是,当沐薇诞下皇子,最后离开的那一刻。一直很正常的冰棺突然被一圈由内向外扩散出的银色之光紧紧笼罩,且没有人能靠近那突然变得很奇怪的棺材。

       直到沐薇的身体被安置在这三百年前就已经为她建造好的陵墓中时,慕宇的棺椁才忽然平静了下来。

       那时候的慕光溪也才知道,原来慕宇并没有死,而是一直处于一种死亡的幻境里。

       是沐薇,用了自己最后的神力,护住了慕宇那些离开他身体的元灵,然后用了自身的全部能力,将慕宇救了回来。

       “是,我醒了。用了一年的时间,终于从梦境里走了出来。”慕宇走到慕光溪身边,垂头,去看那水晶棺中的女子。

       红衣如火一般妖艳炫目,可惜,那张倾城绝世的脸上渗透出的惨白全是让人惧怕的死寂。

       她就是奕谟之界的幽渊,大姜的公主,洛亦楚的发妻。

       “她终究还是做了那个决定……你说,她是傻,还是不傻呢?”慕宇吐字沉痛,难掩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悲凉之意。

       慕光溪望住冰棺,眉目静立,失声而笑,却是不言语:傻与不傻,只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吴国,辰渊殿。

       曾被大火付之一炬的宫殿,在那个女子离开后不久,重新被修缮。如今原样重现,却是人面桃花无迹可寻。

       佩蓝站在殿外,望着进门的君黎道,“你不是陪着主子和小主子去宁都幽谷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可是主子改变了主意?”

       君黎一怔,凑近佩蓝,“走到半路,赤玄蹦跶出来了,说他陪主子去,让我回来……”

       后面半句君黎没说,可是佩蓝却明白。

       只是今日不同往日,若是往日,也就罢了,可是今日是皇后的忌日,她心中惦记着,念着,便不该有任何心情去乱了那寸为她的祈祷。

       “赤玄又回来了?他不是去找墨柒了吗?”

       君黎一怔,“他虽然是去找墨柒了,可也要墨柒愿意见他才行啊!那家伙倒是也真够笨的,拿了人家的玉佩竟然不知道玉佩的真实含义。若非在梅岭他被皇后逼回去找主子,被重伤后,那块他一直宝贝着的玉佩自己掉了出来,被人发现。我看他,只怕这一辈子也不知道墨柒对他究竟是做了怎么样的一种牺牲。”

       佩蓝呀叹,“也是,若非那玉佩。只怕当时主子和皇后是下不来梅岭的。”

       “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墨柒的另一重身份,竟然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折剑山庄的少庄主。他竟然不惜将那代表了身份的玉佩交给赤玄,看来,他真的是对赤玄有意思的。”

       “不过咱们的赤玄可是太笨了,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玉佩的含义。要不然,只怕他们此刻早该在一起。而墨柒的眼睛,恐怕也不会瞎了吧!”

       “可当初谁又知道墨柒的意思呢?”

       “也对!”

       “别想了,一切姻缘自由天定。我们只用暗暗帮着他祈祷,希望墨柒可以早日治好双眼,早些回来!”

       “也只能这样了吧!”佩蓝一声惋惜,末了突然想起什么,望住君黎道,“你随我,一同祭拜一下娘娘吧!她只怕,孤单的很……”

       三年后,去宁都幽谷的马车上。

       “父皇,您今日要带孩儿去哪里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抱着洛亦楚的大腿,瞪着他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很是认真的看着洛亦楚,问出心中从上了马车就开始疑惑的问题。

       闻言,闭目小憩的洛亦楚睁开双眼,宠溺的看了一眼身前的小人,这孩子越发长得像那个人了,也就是在这时,他突然明白了当年她宁可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为他生下这个孩子的原因了。

       原来,她是想在她离开后,有个人能够陪他,陪着他让他有所牵绊,不至于在完成她的交托使命之后,就自行离去。

       幽渊啊幽渊,为什么你做每一件事,都在为我考虑。为什么你在做每一个决定,都提前为我准备好了结局。你如此,要我如何才能早日与你团聚?

       伸手将眼前的小人抱进怀里,将他肩头的衣衫整理好,尽量用他能听得懂的话告诉他,那个他从来不知道的秘密,“父皇带渊儿去见一个对父皇对渊儿来讲,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渊儿,想见吗?”

       “嗯……”辰渊突然嘟起嘴吧来,那模样像极了正在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末了然后冲着洛亦楚用力摇头,更是瞪着他那双又大又水灵的眼睛笃定非常的看着洛亦楚,调皮一笑,“渊儿不想见!”

       闻言,洛亦楚心尖狠狠的一跳,眉眼忍不住的皱成丘壑,不想见,他竟然不想见,那个作为他亲生母亲的人,他竟然不想见。

       心口瞬间冒出一团火来,不怨眼前无知的孩童,只怨他这四年的教导,竟然将他教育成了一个不愿意见自己母亲的人!

       换方才抱着辰渊的手为捏住他窄小的肩膀,方才无比宠溺的语气顷刻变成了严厉的质问,“渊儿说什么?你为什么不想去见,告诉父皇,你为什么不想见?”

       “父皇……”辰渊见洛亦楚瞬间冷了一张脸,再不敢调皮,他撒娇似得拉住洛亦楚胳膊上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叫,“父皇好凶……”

       看到那张熟悉到每晚都会梦见,每每梦见都会让他痛苦难抑的面庞委屈的皱成一团,洛亦楚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将眼前的孩子给吓到了。

       无限自责的在心中将自己狠狠的骂了一顿,然后再度将眼前长相有八分像那人的孩子用力抱人怀中,低声安慰,“对不起,是父皇不好,父皇不该对你这么凶,是父皇不对。只是父皇想知道,渊儿为何不想去见那个人?”

       只是,如果连她拼了命才保全的孩子都不愿意见她的话,她一定会很伤心,很难过的。

       小小的辰渊闻听洛亦楚的问话,吸着鼻子从洛亦楚怀中探出头来,然后伸出双手笨拙吃力的抱住洛亦楚的脖子,更用他那小脑袋贴在洛亦楚的耳朵边,甜甜的解释道,却是越说,抽泣的越厉害,哭的越伤心,“渊儿除了母后,谁都不想见。渊儿想母后,渊儿好想好想见母后。父皇,你能不带渊儿去见那个人,只带渊儿去见母后吗?”

       “渊儿……”

       “渊儿求父皇,带渊儿去见母后。渊儿很想母后,渊儿也想这样抱着母后,渊儿想这样抱着父皇母后……”

       马车外,一直赶着马车的赤玄听着车内的话,忍不住的红了双眼。那个人,就躺在宁都幽谷的地宫中,从四年前的今天,她从洛亦楚怀中闭上了双眼之后,便陷入了沉长的梦境。

       而洛亦楚,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去宁都幽谷地宫,去看那个人。

       而且,每年都会带着小辰渊去,可是小辰渊毕竟年纪尚小,就算年年相见,去并不知道那人是谁。如此,纵然他心中思念自己的母亲,却还是不得见,认不得,知不得。

       赤玄心疼,不知道该不该将小主子抱出来,由他安慰。让那个突然声泪俱下的人好好发泄发泄……

       “好,父皇今日就带着渊儿去见母后,今天就去见她……”

       宁都幽谷。

       慕光溪和慕宇从地宫出来,便封锁了地宫的门。可当他二人回到幻灵殿时,却突然从迷境中看到了洛亦楚带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从那处很隐蔽的入口进谷。

       慕光溪转头去看慕宇,颇有为难,却终究还是开了口,“这么多年来不见了,今日你便也见见他吧!”

       闻言,慕宇也很是为难,最后却是淡然一笑,“算了吧,既然幽渊不准备让她知道那件事,我还是不见的好。他心思细腻,见我好好活着,必然会想到些什么的。若是如此,岂不费了幽渊的一片苦心!”

       “也是,若是被洛亦楚知道幽渊并没有回归神格,而是自毁元灵,散落天涯各处,只怕洛亦楚会将这天下搅的鸡犬不宁的。不见也罢,不见也罢……”慕光溪说着,突然又顿住,转头再看一脸暗伤的慕宇,“洛亦楚可以不见,难道那孩子……你也不想见一见吗?”

       慕宇一怔,脸上的暗伤消散而去,拱手对慕光溪,“如此,就有劳慕兄你了!”

       慕光溪亲自去了谷口迎接,当三人进了用幻术设下的结界之后,他从洛亦楚怀中接过了那睡去的孩子,“去吧,她在地宫中等着你们呢!”

       地宫。

       洛亦楚抱着辰渊走到了之前水晶棺椁边上慕宇站过的地方,他轻轻放下辰渊,垂头对着小辰渊宠溺着又带了些冰冷的命令道,“渊儿,跪下,给这棺中的人磕头。”

       辰渊这时很听洛亦楚的话,更没有问为什么,只是乖巧的磕着头。

       末了,洛亦楚将他抱起,站在水晶棺椁边上,用手轻轻触碰散着寒气的冰棺上透映的那张如画面颊:“渊儿,她就是你的母后!”


首页女尊女强强娶:凰牌王妃哪里逃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