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A -A
发布时间:2017-06-12 18:21 字数:2347

       “第一章

       “小影,来妈妈这儿,来,妈妈在这儿。”

       “妈……妈,你别走,你在哪?”

       “妈妈,我怕,你在哪?”

       “小妹别怕,哥哥在这儿。”

       “啊!”

       陈疏影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看窗外泛白的天空她这才长舒了口气。

       这是她来伦敦的第八年,那些在国人眼里庄严的大教堂,大片的绿草地在她这里却早已熟悉到让她发慌的状态。曾经有人说过“陈疏影,你不适合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了”所以她走了。走的干干脆脆,毫无牵挂。

       “又下雨了”这里真不愧是雾都,相比迎泽市的阳光普照,这里的太阳却更叫人兴奋,但是碰上的次数太少了。

       陈疏影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伞来,然后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这才走了出去,今天是她们学术研讨的日子。

       凌晨被惊醒后她就再也没睡着,所以今天来的格外的早。走在路上脑海里仍在闪过那张令她不安的面容,她摇摇脑袋想阻止自己继续深入下去,但结果只是她的头更疼了

       有些事情她一直在逃避,她承认自己太过懦弱,但是她还是没办法面对灾难。

       “oh,Suri你来的好早啊!”

       听到叫她,陈疏影便抬起了头。

       “hi,Alan,你来的也很早啊!”

       Alan是她同组的同学,来自加拿大,是个帅小伙,当初她来到这个学校时就听很多女生提起过他,这点国内外倒是都一样,长得好看的人总会引起更多的关注,所以陈疏影也经常成为他们讨论的对象。

       这次它们研讨的主题是自己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第一次听到这个题目时她想到的只有迎安集团,那个她最熟悉的地方。

       迎安集团大楼里,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一间办公室里依然灯火通明。

       “季总,臣丰集团的合同昨天小王已经过去核对过了,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在让利上可能我们要吃点亏。”

       “这个单子大家已经准备了很久,这个我让的起,签!”

       “是,我马上安排。”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张办公桌突兀的放在屋子中央,一尘不染的墙面上没有挂任何的装饰物。

       窗外夜色已深,透亮的落地窗上倒映着男人修长的身影,一头褐色的短发衬得那双眸子更加深不可测,修长的手指轻握着酒杯,薄唇微启,一股红色缓缓的流入。眼睛微眯,那满足的姿态却早已叫人看醉。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打破了这寂静的环境,他长腿向前迈去,在看见手机上闪烁的名字时眉头微皱。

       “妈,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啊?”

       “哦,刚照顾你爸爸睡下,琛儿,后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吧,那天记得早点回来,别让你爸不开心。”

       “好,我知道了”

       手机被重新放到了桌子上,季琛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坐下。“后天”陈疏影母亲的忌日,也只有在这天那个被封存的名字才敢重新被人提起。

       “陈疏影,八年了,你也该回来看看你妈妈了吧!你逃得够久了。”

       最后一口红酒入肚,但是此时季琛的心却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着,这场戏也是时候该开场了,那主角怎么能缺席呢!

       伦敦的天气十天有九天都是雨天。

       难得一个晴天,陈疏影起了个大早,今天其实没课,但是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每年她都要去教堂为母亲祈福。但没想到刚出门就碰到了熟人。

       “Suri,好巧啊!”

       “Alma,好巧,你也出去么?”

       Alma是在这里她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本命叫郑薇。

       “恩,一起吧。”

       “Suri,你是去教堂么?”

       “恩,今天是我母亲忌日,我想去那坐坐。”

       “你母亲也是今天去世的啊!”

       对于郑微的疑问陈疏影觉得颇有些好笑,难道死亡这个事情不可以扎堆儿么?

       郑微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当于是赶忙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儿”

       陈疏影友好的一笑。

       “是我今天早上看见一条国内新闻迎安集团的董事长夫人也是今天忌日。”

       “是么!”

       听到迎安集团四个大字时,她的笑容僵了一下。

       “他夫人都去世八年了,听说每年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吃斋三天来哀悼夫人,看起来也是用情至深。”

       “不过还听说他现在已经有新夫人了,那人还带了个儿子啊,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也是搞不懂啊!”

       听到郑微的话陈疏影顿住了步子。

       虽然这些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当她从外人嘴里听到时,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有些东西她终究是没办法逃避的。

       “哎,Suri你没事儿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哦,谢谢我没事。就到这里吧,我去那边坐车。”

       道别之后她便匆匆的走了,8年了,现在的她依旧怕别人提到任何有关那个城市的事情,岁月的流逝仍旧没能让她曾近伤痕累累的心变得痊愈,只是日子久了自己便也习惯痛了而已。

       教堂的钟声响起,陈疏影坐在最前排的椅子上,双手合十,每当这个时候她才会感到身心的放松。

       做完祷告回来已是傍晚,街上的人行色匆匆。陈疏影也忍不住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但就在路过一条胡同时她突然注意到了墙上的影子,这时她发现有人一直在跟踪她。

       于是她脚下的步子走的更加迅速,而那人似乎料定了她的反应一样并没有追上前去。

       可就在走过一个拐角处时陈疏影一下子立住了,对面一辆黑色的卡宴停在她面前,车子周围站着四五个黑衣保镖,刚刚跟在她身后的人此时也堵在了她后面。

       就在这时车门被打开了,车上的人缓缓下来,当她对上那人的深不见底的眸子时那被时光掩盖的恐惧才慢慢的苏醒然后蔓延。

       季琛这个在梦里折磨了她1年的男人终于再次站到了她的面前。记忆里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他就穿着一件白到发光的衬衣站在了自己面前成为了她的哥哥。而他身后的那个女人也代替他的妈妈闯入的自己的生活。

       “小影,这是你季阿姨,以后就跟咱们一起住了。”

       那时的她看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女人时,心里充满了排斥。

       “她会像妈妈一样照顾你的。还有这个是阿姨的儿子,以后就是你的哥哥了,来快叫哥哥”

       看着眼前这个与记忆中完全重合的身影她不禁感叹,历史还真是惊人的相似啊!

       季琛轻轻走到了她的面前,含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几年不见真是长大了。”

       说完他弯下了腰视线与陈疏影持平,然后一把抱住了她,手握在她的腰间,鼻息间那股熟悉的味道使他沉沦。

       “瘦了!”

       待陈疏影反应过来之前他就直起身子缓缓的附到她耳边开口道

       “小妹,哥哥来接你回家了。”

       一句话顿时让陈疏影觉得恍如隔世,自己已经有整整一年没有听到他说话了,现在竟还有些想念。


首页豪门总裁私宠密爱:总裁别乱来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